<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rp id="xmn47"><ruby id="xmn47"></ruby></rp>
  • <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

  • <rp id="xmn47"></rp>
    <dd id="xmn47"><track id="xmn47"><dl id="xmn47"></dl></track></dd>

    陈如华:批判者的姿态,要像法官一样保持公正

    批判者的姿态,要像法官一样保持公正  

    ——读狄马、余党绪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有感  

    陈如华(市级工作室学员 湛江市四中)      

    一、引子:我做到让学生有“自己的看法”了吗?  

    在谈作文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之前,我想起了一段话:  

    联合国给全世界的小朋友出了一道题目——“对于其他国家粮食短缺的问题,请你谈谈自己的看法。”非洲的小朋友看完题目后不知道什么叫“粮食”,欧洲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短缺”,拉美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请”,美国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其他国家”,而中国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自己的看法”。  

    或许这只是一则笑话,但笑过之后,不能不让人深思——中国小朋友为什么就不知道什么叫“自己的看法”呢?再联系自己所教的高中作文课或可知其一二。在作文中,学生几乎是人云亦云,用他人替代自己,以直觉代替思考。这让我胆战心惊、惴惴不安——是不是自己眼光的短浅、教学水平的有限,导致写作指导出了问题?可转而一想,似乎不全是我的错。我的不少学生,连什么是“我的观点”这一最基础问题,都还没捋顺,甚至不会想还有其他观点,只是顺“大流”来表达泛泛而庸常的观点。  

    二、对批评性思维的认识  

    正如余党绪老师所言,面对任何一个命题,写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质疑与发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见”或“偏见”,而议论文是“说理”的文体,是为了表达自我的思想、态度与论点,这应该成为一个基本常识。写议论文,应该更重视“说理”,特别是当我们面对高考的激烈竞争时,当写作成为一项谋取分数的手段时,很多学生往往更喜欢炫耀辞采华丽的文字,展示知识见闻的博杂,却忘记了议论文的写作初衷——为了说清楚一个你认同的道理,阐释一个你主张的论点。  

    对于一件事的评判,错的就是错的,首先要承认它是错的。但有些学生却在一番“辩证”分析之后,使它摇身一变,变成对的。结果,到底是错的还是对的,反而成了一个模棱两可的事情,这就是高考写作中的流行的“骑墙论证”——我还联想起孙胜韬名师工作室的一次联合教学交流活动,其中一位老师的课题是“让步论证——提升论证的严密性”,以写作片段升格训练,引入了“诚然(虽然)……但是”的句式来引导学生升格习作,使论证的周全与严密。从不少学生的写作情况看,这样简单化的思维方式颇容易操作,我看到了大量的以“诚然……但是”这套句式来包装的是非转化,例如,“诚然事情是错的,但动机是无奈的”;“诚然有危害,但也有益处”……平心而论,这位老师很优秀,课上得很不错。只是我有一个疑问:辩证性思维,仅仅是由一组简单的让步关联词,就能承载了吗?  

    倘若一套简单的让步论证句式,就能承载论证的严密性,那就违背批判性思维的精髓——理性的自我反思。有些人总能为错误找到辩护的理由,总能为罪过找到正义的说辞,就好像“我们失败了,但不要紧,因为失败是成功之母。”可问题是,你不承认失败,不去反思这个“失败”,你不去改变自己,失败不仅成不了“成功之母”,失败还能晋升为“失败之祖母”。  

    我从余党绪老师的观点中找到佐证——简单的一组或一句“让步论证”,其实是一种不敢正视真相与现实的心理表现,是混淆情与理的糊涂意识。批判性思维是基于质疑的分析、论证和建构。批判性思维特别强调“反思”。反思意味着审视自己,自己与自己对话。简单的一组“诚然……但是”的让步关联词,学生的论证思维还是处于“意识流”的状态,看起来也在思考,但并没有真正聚合到质疑上,还是处在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论证封闭状态,  

    而余党绪老师也提了一些在写作中如何培养批判性思维的做法,其中,我深有感想的,是他主张的“说理者的姿态,形象的说法,应该像法官一样保持公正。”  

    在议论文写作中,很多人强调“论据和论点相统一”,这是重要的。但要全面、准确地理解这句话,如果不管论点是否正确,单去组织一些与自己的论点相一致的论据来论证,那么,这就不是“证明”,而是“辩护”,甚至可能是狡辩与诡辩了——在议论文写作中,写作者不能把自己当作辩护律师。律师在为当事人辩护的时候,他代表的仅仅是当事人的利益,他可以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尽可能寻找和使用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对证据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方向分析与辩护。这是由律师的角色决定的。  

    在法庭上,主持公道的是法官,法官是仲裁者,像法官一样说理,首先就不能只考虑一种观点,而不考虑相对或相反的观点,否则就偏颇和片面了。同时还要考虑正面的证明,也要考虑反驳与证伪。哲学家波普尔认为,仅是有正面的证明,结论未必是真的;要得到正确的结论,还要反驳与证伪。  

    “反驳”,不仅指反驳对立的观点,而且也要自我反驳;  

    “证伪”,证明对立的观点是“伪”的,则表明自己的观点为“真”。  

    三、教学中的实践、反思  

     而本周的高三时评写作中,我在自己所带的班级中,布置了针对“南京9岁脑瘫女童溺亡”一事的评论,在交上来的学生习作中,有几篇引起了我的注意:  

    习作一:  

    9岁女孩“脑瘫”智力只有1岁,昂贵的医疗费让这个普通的家庭难以承担,父母因此离婚,父亲、爷爷外出打工,只能由奶奶来照顾,又因奶奶被查出肠癌,家庭经济承受不住,脑瘫女孩的照顾重担旁落,最终父亲和爷爷在女孩的书包里放入8斤重的砖头并推入河中,孩子溺水身亡。对于这件事,我无法责怪谁。我认为,这个悲剧的起因是这个脑瘫女孩,因为她,整个家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昂贵的医疗费让这个家庭负重不堪,也让长期照顾她的人饱受精神折磨。我觉得,对于脑瘫患者,如果是轻度的,治疗有希望的,则可进行治疗,但对于中度、重度患者,治疗无希望的,则没有必要浪费财力、物力、人力了。虽说这样做很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那些中度、重度的脑瘫患者即使能活下来,这个治疗的过程对于他们和他的家人来说,都是痛苦的。他们无法自理,没有思考能力,这样的活法只是在呼吸,没有意义,没有价值。  

    习作二:  

    脑瘫儿童摇摇晃晃的人生  

    1、1%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中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对比两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不难理解两个家庭的决定。有钱,捡回来的都可以养,没钱,亲生的都养不起。  

    2、国家保障政策,福利制度没有落实到位  

    3、脑瘫儿童摇摇晃晃的人生,一部分来自摇摇晃晃的家庭  

    4、虎毒尚不食子,但拖后腿的残疾幼崽,终究会被抛弃或者被自然淘汰。  

    面对同一个事件,每个人的理解与意见是不一样的。好比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不管是谁的哈姆雷特,他首先一定是莎士比亚写的那个哈姆雷特,这就决定着你理解的哈姆雷特不一定是合理的。所谓的“一千个哈姆雷特”,那只是你自己的理解,是不是合理的“哈姆雷特”,还需要借助批判性思维来对比、判断和选择。如习作一,把这场悲剧的根源,简单归结为“孩子”本身,并且让我深深震惊的是,社会上流行的“精致利己主义”似乎已经误导了这孩子的判断观——以“划不划算”来衡量一条生命该不该救、值不值得救,这明显突破了人性的底线,严重混淆黑白、模糊是非了。又如习作二,将其他畜类的“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的观点,泛化到“脑瘫女童该被遗弃”,这明显是“将具有主观能动性、有良知的人类,降格等同于畜类”的糊涂逻辑,这哪里还有一点人道主义的温情?  

    用批判性思维来说,要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就要像法官一样,公正地看问题,必须尊重人类基本的道德规范与价值准则,即好与坏、善与恶、是与非、美与丑、真与假。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都应如此。  

    把整场悲剧的根源归于孩子,这样去归因、归责,冷漠而荒谬,因为人人都知道,孩子是无辜的,而家属的确是压力沉重。这正是连白岩松在新闻节目中点评此事时为什么用一句“家属的确是触犯了法律,但指责却是苍白的”。情与理,法与道,如果缺乏法官的公正态度,缺乏批判性的求真态度,把复杂的事物关系简化为极端的、粗暴的认知模式,那么这个世界的图景将严重失真,而我们的认知和理解也将变得粗糙、浅薄、粗暴和乖谬。  

    习作三:“摇晃”的生命  

    前段时间,9岁的脑瘫患儿璇璇被自己的父亲、爷爷亲手推进河里溺亡。高昂的康复治疗让这个家庭难以负担,除了父亲与爷爷外出打工,奶奶也在村中拾荒贴补家用。去年,一直负责照顾璇璇的奶奶被查出癌症,不但治疗费是这个摇晃的家庭的重担,连找谁来照顾璇璇也是大问题。因而,父亲与爷爷才做下糊涂事。  

    另一例,陈和安女士在广州街头捡回的弃婴烨烨,同样是脑瘫患儿,烨烨的命运却截然相反。虽然烨烨不是她亲生,却视为己出,即使周围人的不理解,陈女士依然坚持。每次烨烨做干细胞手术就要花上几万块,且一年要几次,连同平时的保姆费也要每月5000元,开销非常大。但陈女士认为,“这是一个孩子,是一条生命。当我尽力了,那么她如果走了,我也没有遗憾了。  

    同一种疾病,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这不禁让我们深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其一,家庭的经济情况不同,璇璇的家庭条件困难,以及因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以致她们不能享受政府的帮扶政策;而烨烨的家庭开销虽大,但陈女士多年奋战商海,经济能力不错。经济条件永远是生存、生活的保障前提,这并不是功利,而是现实。包括我们从小都能背的《桃花源记》中“黄发垂髫、怡然自得”的自给自足的理想国情况,也是在具备一定经济条件才会有的。  

    其二,思想、教育(法制观念),璇璇的爷爷都是农村家庭的,接受法制教育的程度不高;而陈女士在大城市定居,教育程度高,城市氛围也好,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人具有主观性,对事物的反映是主观的。  

    其三,政府、社会的及时关注也能及时帮助到这些家庭,政府福利政策和医疗保险政策的门槛过高,服务没有到家,也是催生璇璇这场悲剧的加速剂。  

    反思:如果没有社会各人士及政府的关注与帮忙,这些“摇晃的生命”能在人世上行走多久?的确是个大问号。面对脑瘫这类疾病的大难题,医疗界和科学界不断探索新的征程。  

    这篇习作,在分析上明显客观、理性。古人有“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思辨”近似于常语词中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如两位脑瘫患儿,被亲人溺亡的璇璇与被养母百般呵护的烨烨,看起来病情相似的起因,因为经济背景、思想观念等因素的差异,其结果却大相径庭。而这篇习作,则从中立、客观的法官公正态度,去尝试真正的“说理”,没有以抽象的客观规律(优胜劣汰、物竞天择)来代替对具体问题(对于困难家庭的救济保障)的具体分析,体现了余党绪老师“思辨,就是在充分考察事物的具体背景、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的基础上,做具体的判断”的主张。  

    思维惯性很可怕,它极大地钝化了学生的思想和心灵。狄马认为,写作教学是一种基础训练的手段,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时代,总难免有格式化的倾向,作文中的思想大多是老师、家长或者社会灌输的。作为一线老师,如果能天遂人愿,哪怕我们再怎么如履薄冰、提心吊胆也好,也应该尝试尽力在教学中少些出现“学生时代作文写得越好的学生,在格式化的训练中习染的毛病越多,以致其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褪去“作文腔”的遗憾。  

    惶恐戚戚中,共勉!  

    更新时间:2018/9/12 21:50:50  更新单位:孙胜韬名师工作室点击:303

    • 标识证书
    一分快3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