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rp id="xmn47"><ruby id="xmn47"></ruby></rp>
  • <tbody id="xmn47"><pre id="xmn47"></pre></tbody>

  • <rp id="xmn47"></rp>
    <dd id="xmn47"><track id="xmn47"><dl id="xmn47"></dl></track></dd>

    谢小敏:读《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的对话》后的思考

    读《狄马 余党绪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的对话》后的几点思考  

    谢小敏(省级、市级工作室学员 湛江一中)  

      一、 打破禁锢,放下偏见  

    余党绪: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的对话》这篇文章初看就感觉“高大上”。余老师对学生期望高远,两位先生视野格局大,“批判性思维”这个概念上档次!但也感觉这样的追求,这样的教育离自己有点远。自己学生的作文不仅“假大空”,更多时候还“乱”,是不能清晰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不知自己的行文思路、行文观点前后不一致“三不”作文。总言而之,连“思维”都没有,就不要追求什么“批判性思维”。就如,先挣一个亿是王健林的小目标,但于我们这些星斗小民就是好高骛远了。这样的文章好是好,若是平时,看完了,感慨了,自嘲过了就放下了。但因为要交孙老师的作业,唯有再细读几遍吧。可等到要下笔时,却面临如学生一样的窘境——无从下笔。为何?那些一时的感受与零碎肤浅的想法不足形成思路更不能支撑一篇像样的文章。什么时候自己成了一位既无米又不懂烹煮的蠢妇?细思恐极!除了初踏教坛那几年,此后岁月我画地为牢,教龄的增长带来的不仅经验的累积,更是对过往经验的消费,甚至形成惯性僵化的教学思维。这样的我容易对新的教学理念和我的学生产生偏见,觉得这样的理念不切实际,觉得自己的学生不如别人,为自己的不学不思不省不实践找到借口,心安理得地混日子。余党绪说“思维惯性是很可怕的,它使学生的思想和心灵钝化。”这于老师来说,更是如此!钝化的思想何以为文,钝化的心何以为师!我的无从下笔,我那日益减少的从教之乐,就再正常不过了。打开自我禁锢,放下偏见是此次作业的最大的觉悟。  

    二、以学为先,以思为重。  

    狄马 余党绪: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的对话》这篇文章谈了很多关于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意义,并说到“从人的认知方式和思维特点看,高中阶段是理性精神与批判性思维、抽象思维和逻辑判断力形成的关键时期。”而“理性精神则只能通过后天的教育才能拥有,只有严密的课程设计和教学安排才能保障它的生长与发育。”它强调了在学生批判性思维的培养过程中高中老师责无旁贷的作用!那么我们该如何培养?  

    余党绪说“批判性思维与理性思辨,就是不盲从,不盲信,保持怀疑与质证,非经自己独立思考和判断不做结论”,这强调了学生首先要有的独立思考。但我们的学生更多接受的是灌输式教育,这一点在语文上尤其明显随着知识的增加,他们一些与生俱来的可以自然发展的思维能力也被扼杀,甚至产生思考的惰性。更可怕的是,很多时候,我们的老师的思维定性和思考惰性比学生更甚!于是,多年不变的教学,纷繁多样的资料书,多年套路式的解题训练也加重了学生这种惰性。要激活学生的独立思考意识,首先我们老师要先独立思考,特别是对课本的解读,做到不盲从,不盲信,保持怀疑与质证,非经自己独立思考和判断不做结论”,不能只做教参或某些参考书的传声筒。备课之时,我们若带着发散性和批判性的思维,重新学习我们熟悉的课文,或许我们能如余党绪先生那样在文言课文教学中“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因此,我们授课之前要师学为先,这个过程不但是教师的知识积累也是思维训练,反映在课堂上就是很好的思维渗透。  

    其次,我们带领学生文本阅读时,是否能做到不仅分析文章主题、观点,更应该与学生分析得出结论的依据和过程,思路展开的线路和逻辑。如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课,如果只让学生知道文章的观点,用了哪些论证方法,这对高中生写作没有多大意义,我们要让学生把握作者论证的过程与逻辑。如作者一连列举了六位古代圣贤在困难忧患中崛起的事例,这个推理过程属于逻辑学上的归纳推理,即由前面六个特殊的事例,归纳出后面第二段带普通意义的结论,又通过后面的结论,说明了前面六个人物所以成功的原因。这样的举例和说理相结合,既避免了理的空洞,又经得起逻辑的推敲。弄清楚这一点,对我们的学生在写作中如何使用事例进行推理论证应该会有所启发。  

    其实,在平时的教学中我们多是在作者都是对的、文章都是合理的前提上分析文章的主旨观点、结构思路、文眼词语,或许我们还可以让学生多思考“作者的观点有什么支撑”、“这样的支撑是否合理”“结论的推理是否符合逻辑”,让学生把文本放在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上,与之对话。又如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也可以引导学生质疑作者列举了六位古代圣贤在困难忧患中崛起的事例这个归纳推理,是把特殊的历史情境当成了普遍的创造规律。就如质疑考入北大的王心仪感谢贫穷一样,毕竟身处贫穷者千千万万,而考入北大者却凤毛麟角。或许还可以让学生思考除了结论文章没有出现“忧患”与“安乐”,这样的结论是否符合逻辑。在思考讨论后,让学生尝试将这篇文章改写成一篇考场作文,应该很有意思。  

    课堂教学是师生共度的最主要的学习时间,也是培养学生思维重要阵地,以学为先,以思为重,用批判性思维把阅读教学和作文指导紧密结合应该是很有意义的探索。  

    三、以读筑基,以辩促写  

    没有积累,就没有批判性思维。多读书,多走路,多历事,亲身去体验一切,永远是认识世界、形成独立判断最好的方法。而要写出一篇具有思辨性的好作文更要积累。于学生而言,阅读是最容易也是最有效的积累方法。我们学校每周的语文阅读课和每周印发的《博雅号》就是实实在在的对阅读的践行。但是只读不积,只读不思,只读不写,就如囤积大量的泥土,它不会变成筑基的钢筋和水泥。如何指导学生在读中“积”、“思”、“写”是我们重点要解决的问题。本人觉得辩论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辩论就是要用一定的理由来说明自己对事物或问题的见解,揭露对方的矛盾,以便最后得到共同的认识和意见。通过组织辩论活动,引领学生进行专题阅读广泛收集资料,让学生通过立论,驳论,运用各种论证的方法,训练逻辑思维,最后通过口头或笔头的呈现,把其中的困惑、矛盾甚至对立双方的说辞都搬到台上来,让所有学生自己去判断、分析与思考。这样既可以调动阅读的兴趣,打开学生思路,又可以将批判性思维的训练地有趣地落实在学生的活动中。
        学生的文章是不是一定要用上批判性思维?我认为每篇作文都应该体现学生思考的足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写出一篇文从字顺、言之有物、言之成理的作文已经不错,至于也有没有体现批判性思维则非评判一篇作文的最重要标准,个性未必能也未必需要在作文中体现。但“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于生于师皆如是。“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这个课题值得我们好好探索。  

    以上是我读《狄马 余党绪关于“批判性思维与写作教学”的对话》后的几点思考。各位工作室的成员珠玉在前,我见识粗浅,续貂在后,恐徒增笑耳!

    更新时间:2018/9/19 14:44:20  更新单位:转自微信公众号“大家语文纵横”点击:232

    • 标识证书
    一分快3规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